您的位置 首页 公益企业

冯天丽:成都社会企业要有标杆作用,需要更多政策的支持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中国社会组织需要适应哪些新的政策法律环境,如何应对?12月19日,第二届中国公益行业法律合规发展论坛(暨第八届复恩法律论坛)举办,主题聚焦“公益行业法律基础设施建设”。来自法律、公益、学术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当下中国社会组织所面临的政策法律环境方面的挑战,以及今年在抗疫实践中所得到的启示。

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慈善与社会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成都公益社会企业认证中心理事长冯天丽。就成都市的社会企业发展与政策发表看法。

冯天丽:成都社会企业要有标杆作用,需要更多政策的支持

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慈善与社会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成都公益社会企业认证中心理事长冯天丽

以下为冯天丽发言实录:

其实就成都整个来讲,成都社会企业的发展情况还是比较快的,从2015年-2019年,成都的已完成了社会企业认证。

在成都,因为专门出台了一个政策:要开始由政府来推动社会企业,所以也开始推动认证。还专门有政府的市场监管局来推动这个事情,所以成都从2015年开始到后面的几年,大家可以看到,从2018年有76家申报,这是成都的认证。到目前无论是以中国资产会的认证来看,还是成都的社企认证,成都总共有102家认证企业。

成都的要求,由市场监管局来推动社会企业的认证,因为市场监管局它就是我们原来的工商局,所以主管的都是企业,其中有一个要求是社会企业一定是在市场监管局注册,所以它的身份应该是企业,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成都有一个比较鲜明的特色,身份是企业占有绝对的优势。

我相信在成都以后的推动,可能作为企业身份的这样一个社会企业还是会更多。但是这个部分,里面有10%的社会组织,民非包括社会组织应该就是参加了社会的慈善会,所以他们的身份还是社会组织。

从这个规模或者是发展的年限上来看,可以看到3到5年是28%,5到10年是38%,差不多还算是创业期。从规模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差不多将近一半的社会企业的人数是少于10人的,所以48%,可以看到这个规模来讲相对来讲是比较小的。

从领域来看,教育培训,社区服务、无障碍服务领域,农村领域,是排在前面几位的领域。

因为成都市有7区12县,所以,而且各个区各个区县推动的力度、政策、扶持都有一些差异。

所以看到社会企业的出现在哪些区呢?比如说武侯区就比较多,然后高新区、青羊区,这几个区域出现的认证的企业会多一些。

可以感觉到在四川省除了成都以外,其它四个城市在推动这个社会企业,也可以看到城市的力度是有差别的,我们今天探讨的这个主题就特别重要,当然有一些政策,有一些法律法规出台的时候,就会引领企业或者引领创业的行为,所以我觉得我们讨论社会企业的政策、立法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的重要。

我们一直在探讨社会企业从哪里来?有一些观点认为说,社会企业从社会组织来,社会组织天然的有社会属性,有些社会组织有商业模式,它就很容易就会转化成社会企业。我们对成都的社会企业的来源进行了一些了解。

可以看到,就是有6家先成立社会组织的后来就创办了社会企业,所以形成了双轨运行的方式。原先是社会组织又成立了社会企业,但是并没有放弃原来的社会组织,还是同时两边都在做。

当然成都的社会企业发展是带来了良好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虽然比起来我们的商业来讲还是有限的。可是我们对社会的贡献也是是蛮显著的。

在2019年覆盖的受益人就达到20万人,包括就业的岗位,我们关注一些残疾人,关注到环境。

在成都来讲,确实是在一个不断的快速的增长态势,我觉得有赖于我们有一个生态系统,一个是我刚才讲到,从2018年就开始有政府出台了一些政策,还有一些是社区资金的支持。实际上另外一块就是得天独厚的社区的抚育环境,一是有大量的社区服务的需求,所以给这些草根的社会企业在初创期很大的帮助,帮助他渡过困难的创业期。

成都的社会企业服务平台和专业化的支持性机构,提供很多信息,包括培训、赋能的这些机构,所以我觉得成都的社会企业的生态系统能够快速的起到效果、

我们的政策或者是我们将来期待出现的法律如果有社会企业法,中国的企业家或者我们个体,社会组织很大程度上真的会受政策的影响。像一个指向标一样,如果政府支持的话,就觉得才做出来,如果政府不支持,困难就会非常非常多。

希望我们的社会企业要像标杆企业一样,不能说社会企业出来大家都垢病它,例如有很大的环境问题,克扣员工的工资。

在这些问题上,成都的社会企业认证是两年有效,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你出现这样的一些问题,那很快就可以摘帽,所以它的监管也是很严格的。

热门文章